timg
中小銀行的轉型之困
2019年6月18日
1
畢業生想進銀行的N個理由
2019年6月20日
timg (1)

上周BS銀行的事情繼續發酵,中小銀行和非銀融資壓力不斷升溫。偶然中有必然,BS的事件將對市場產生深遠的影響,其中有些不成熟觀點供大家參考。

第一,目前市場發生的事情并沒有超過信用違約后的邏輯推演。

邏輯上看,信用風險和流動性風險是相伴相隨的。而且不管是地方監管還是金融機構,出于違約擔心的考慮,一旦市場出現信用風險,機構都是一刀切的避而遠之,因此隨之二來的就是流動性風險。因此,一般信用風險釋放的開始,都是流動性風險為主要表現形式。所以歷史上,一旦市場發生信用風險,一批類似的企業就很難融資了。例如2018年企業違約多了之后,民企融資鏈條斷裂了,直到現在還沒有恢復。而BS的事情意味著同業剛兌的打破,邏輯推演上,中小銀行融資難也是無法避免的。至于非銀,中小銀行都缺錢,非銀的抵押物的資質又不行,融資難也是不可避免。所以,目前市場發生的事情并沒有超過信用違約后的邏輯推演。那么為什么市場波動這么大,是不是說明我們的中小機構在風險控制,流動性管理和應對極端沖擊的能力需要提高?畢竟,我們不能假設永遠在溫室里面成長。

第二,開弓沒有回頭箭,打破同業剛兌,短期雖然有壓力,但是長期無疑利于金融市場的長期穩定發展。

從資管新規開始,打破剛兌就已經擺上了議事日程。剛兌的危害大家都非常清楚,只有打破剛兌才能保證金融市場長期穩定的發展。當然,從國內的情況看,打破剛兌,化解金融風險也要講究節奏和策略。所以這幾年,打破剛兌都是逐步的,循序漸進的。從企業融資的違約,到最近幾年非銀產品剛兌的打破,再到銀行同業剛兌的打破,雖然一步步在觸及金融機構最深層次的東西,但是勢在必行。實際上,早幾年之前,市場也接受不了信用債的違約,但是現在市場已經習以為常,并逐步對不同信用資質的債券采取了較此前更為合理的定價,這是市場的進步,雖然伴隨著不太程度的代價。

我認為開弓沒有回頭箭,不能忽視金融監管防范化解金融風險的決心,BS的事情雖然短期內確實會引發市場的擔心,但如果不這樣做,剛兌的風險持續累積,未來金融體系將面臨更大的風險(打個比方,有些人經常病,但是沒大病,因為病的過程也是排毒的過程;有些人一直不病,一旦生病就是致命的)。當然,在過程之中,金融市場會出現較大的波動,監管也會出臺相應的對沖措施。但這些措施只是避免金融體系發生系統性的風險,而不是為了金融市場重新回到老路,所以金融機構特別是中小機構更應該清醒的認識到這一點。如果這一次再度重回老路,下一次要打破同業剛兌,可能需要付出更大的代價,也會導致金融機構做逆向選擇。實際上,2013年的錢荒,2017年的金融監管,雖然期間監管也出臺了對沖的措施,但是化解風險,改變機構傳統的行為模式依然是最終的目標。

那么中小金融機構應該怎么辦?我認為不要重走老路;自強不息;有可為,有不可為是根本。

一方面,承認和大機構存在自我稟賦的差別,做自己可以做的事情,不過度發展。不可否認,中小機構面臨的自我稟賦確實低于差于大機構。例如,資金來源不如大機構多,成本也較大機構高不少;資金運用的效率低于大機構;受到監管也嚴于大機構。這些差異并非是一時半會可以改變的,因為中小機構要承認稟賦的差異,發展上就需要根據自身的情況和面臨的客觀環境,合理的做事情,而不是盲目發展。過去中小機構處于金融生態的中游,既有迅速做大規模加入大機構的夢想,也面臨身后更多小機構的追趕。所以,很多機構通過主動負債來快速擴大規模,風險控制又沒有做到位,因此最終帶來了風險隱患。

實際上,我們看到的很多中小機構的風險案例,并不是這些機構生存的問題,更多是發展的問題,發展的太快了。還有一些中小機構,雖然發展的慢一點,但發展速度和自身面臨的環境約束是匹配的,反而相對穩健。

再回到非銀,當你做結構化產品的時候,就應該認識到流動性管理是最核心的,如果你沒有流動性管理的能力,只是一味指望市場寬松,這種僥幸的心理最終必然面臨較大的風險。同樣,非銀面臨的也不是生存的問題,還是發展的問題。實際上,這一點和民企融資是一樣的。如果你是民企,你就應該客觀認識到,一旦信用環境惡化,民企融資是會惡化的,那么你在融資安排上就應該意識到這個問題,并做相應的準備。

所以中小機構應該客觀認識自我稟賦的差異,并在經營活動中客觀,充分的考慮這些稟賦的差異帶來的風險,做好相應的風險控制。超越自己能力的地方,有不可為!

另一方面,中小機構更多的地方是有可為!我們都知道,金融機構無非是靠凈息差,杠桿,規模來賺錢。早幾年,金融機構被管的很嚴,貸款規模都是限制,但是凈息差很高,所以機構特別是銀行活的還可以。后來利率市場化了,息差下降了,但是創新多了,表內規模不能做大了,就做表外;一般存款不夠了,就主動負債;自有資金不夠了,就做杠桿。但是伴隨著金融監管的趨嚴,我認為中小機構是可以在下面幾點有可為的:

(1)學習大機構的風險控制,完善的體系,嚴格的公司治理??陀^的說,大機構比中小機構強的地方,一方面是所處的城市,監管上的友好,便宜的負債等等,這些是中小機構怎么學都學不來的。另外一方面,大機構有良好的風險控制,完善的投研體系,更規范的公司治理,這些是可以學習的。如果說因為當地經濟不好,導致中小機構不良增加,這是監管可以接受的;如果是因為公司治理混亂,導致銀行出現風險的,這是監管不可接受的。

(2)加強投研,在凈息差上下功夫。目前監管趨嚴后,銀行的規模,杠桿都受到了較大的約束。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做大凈息差,而這恰恰考驗的是機構的投研能力。不管是信貸部門,還是金融市場和資管部門,其實都是在投研體系下,管理好負債和資產。力爭使得負債更穩定,成本更低;資產收益更高,還不能出風險。這些能力實際上是建立在對中國經濟,貨幣政策,行業和公司等充分的研究和把握基礎之上的。

實際上,投研體系的建立,并不會因為機構大小而不同,只要機構愿意投入;也不會因為不在北上廣深,就有多大的差別,因為大家面對的都是公開的信息;也不會因為人員素質有多大的差別,因為不是只有清華北大交大畢業的才做的好,其實行業門檻并不高。這也是唯一中小機構可以和大機構抗衡的地方!

(3)加強外部合作,利用外腦,盡快提高投研的能力。BS的事件無疑會使得中小銀行規模擴張的速度放緩,甚至面臨縮表的風險。從過去粗放式發展到未來精細化發展,對投資的效率,風控能力的要求會更高。當然,僅僅依靠中小機構自己摸索是非常難的,要對抗大機構已經具備的人員和系統的優勢,中小機構職能更多的依靠外腦,加強和外部機構的合作。當然,這個過程中,我們覺得,門當戶對才是務實的做法。

綜合而言,BS的事件對市場影響是深遠的。短期內,中小機構面臨流動性沖擊,長期則面臨經營模式的轉型。中小機構應該承認自我稟賦的差異,加強自我能力的建設,更加精細化管理,自強不息,發展的質量比速度更重要。目前金融趨嚴的背景下,各類機構其實起點都是一樣的,沒有哪個機構是自帶光環的。未來,只有好機構和差機構的區別,沒有大機構和小機構的區別。

來源:屈慶債券論壇

長按識別二維碼關注我們

聯系我們

聯系電話:010-6256 7060

手 ? ? ? 機:158 1052 5670

網 ?址:www.144685.live

地 ?址 :?中國科學院人才交流開發中心東樓一層(海淀區北四環西路25-1)

任选九开奖17153期奖金 黑龙江11选五中奖结果 福建十一选五基本走势一定牛 哈尔滨微乐麻将下载 网络捕鱼游戏的诀窍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手机 江苏11选5任三玩法推荐 融资杠杠 河北燕赵20选5走势图 云南快乐10分玩法 南宁配资